红星照耀中国,寻找中国共产党必胜的密码

2019-11-19 作者:概况   |   浏览(159)

埃德加·斯诺;红星;照耀中国;毛泽东;中国共产党;国民政府;陕北;讲述中国革命;旅行;冒险

社会是多面的,人和世界的联系是个不断调整认知的过程。埃德加·斯诺起初在上海一家英文报纸做小记者兼拉广告,目睹了中国社会的不公与混乱,同时受到好友华盛顿·吴和贾黄堤的影响,觉得蒋介石才是唯一能带领中国走出泥潭的领袖。他写的赞美蒋介石的文章被国民政府看中,孙科特批一个旅行计划,让他走访中国各地,宣传国民政府的形象。可是一路上,埃德加·斯诺除了看到日本人的霸道暴行,还看到了国民政府的腐败无能,他心中升起巨大的疑问,开始挑战固有观念,这也是全剧的转折点。

有意思的是,就是这样一个看似不靠谱的美国穷小子成为了电视剧的主人公。他的所见、所闻、所感构成了近代中国的革命画卷和民生图景,历史透视感极强。在1928年这条驶向中国的轮船上,埃德加·斯诺结识了国民党军官华盛顿·吴、国民党政府官员贾黄堤、日本女青年直子。他们建立了友谊,也在日后的中国革命进程中上演了不同阵营关于信仰、利益和中国前途的诀别。作为记者和观察家,埃德加·斯诺从美国到中国,从上海到北平再到陕北,他审视参与了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一件件重大事件——济南惨案、萨拉齐灾情、第一次淞沪战争、牛栏夫妇国际事件、“一二·九”运动、采访陕北、西安事变、“七七”事变等。在中国前途不明,中国将走向何方?谁将引领她的脚步?成为当时巨大历史疑问时,在中国共产党人的救国思想和爱国行动感染下,斯诺的认知也在悄悄发生改变。拿着《共产党宣言》,谈共色变的他通过宋庆龄认识了鲁迅等人,在他们身上发现了中国先进思想的光芒;冯铿等共产党人在敌人枪口前大无畏赴死,使他加深了想去了解共产党的好奇心。四个月的陕北之行以及采访毛泽东,则让埃德加·斯诺认识到了真正的中国共产党,并从他们身上看到了中国的希望。而斯诺亲眼目睹他的老朋友贾黄堤和华盛顿·吴一步步堕落,也真切听见了国民党人的丧钟。此外,战死的二十九路军决死队长金德芳;在日本人面前大义凛然的金四爷;在闸北战争中奋勇支援前线战事的歌女姚莺、白兰、朱莉莉;埃德加·斯诺在陕北采访的普通士兵、普通农民、普通工人……正是埃德加·斯诺串起了剧中这一个个有血有肉、有故事有思想的大小人物,还原了中国历史长河中的点点滴滴,验证了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中国命运从黑暗走向光明的坚难历程。

作品浓墨重彩地叙述了延安时期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的开放心态。此前,外界对中国共产党的了解是十分有限的,许多丑化诋毁共产党人、污蔑红军的言论甚至被信以为真。在延安,斯诺来访期间,中国共产党人第一次主动向世界介绍中国革命和中国红军。这并不是一个红军部队被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和解答疑问的过程,而是毛泽东运筹帷幄的一次伟大“宣传推广计划”。

寻秘远方、探索未知是人类共有的追求。如果说“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当年的中国之行是一次感受未知的探秘之旅,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则用镜头语言让这个美国青年的东方之行放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洪流中,一次次去体验、去感受,一次次刷新了他和世界对中国的认知。

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中,埃德加·斯诺这个梦想去东方冒险的美国穷小子,混上了驶向中国的轮船。在他眼里,中国是他幻想中马可波罗笔下的神秘东方国度,是他“诗意的远方”。所以当他历经逃票,为了一块牛排当骗子被揭穿的海上囧途,狼狈地到达上海后,他对中国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孩子,对一切都充满新鲜与好奇。这是任何年轻人都曾有过的旅行体验。埃德加·斯诺大喊:“中国,我来了”,激动兴奋的背后,他对这个东方国家的探秘才刚刚开始。

尽管国际格局宏大,立意深远,难得可贵的是,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并没有陷入宏大叙事、命题式表现的套路,而是在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创作及国家主流文化传播上走出了一条新路。在这里,国家叙事变成了个人观察;中国红色革命的起因与过程变成外国记者体验到的必然历史选择;近代中国历史变成了一个个看得见、听得见、能感受到的在华外国媒体人的记忆。更重要的是,它拍出了故事节奏感、青春趣味性和话题共鸣,匠心独具。比如,该剧以马尔克斯《百年孤独》般的经典回忆开篇,引出一个美国穷小子的东方冒险之旅。逃票混上船;饿了两天没吃饭,见了牛排眼睛直冒光;冒充大银行经理;下船刚踏上中国土地就被抓进警察局……谁能想到中国人民的好朋友,“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的首次中国之旅竟是这样的囧途,令人捧腹。

作品用故事讲话。为什么斯诺在经过较长时间访问之后,得出“中国的希望在延安”的结论?就在于他在延安看到共产党和红军领袖们是如何与老百姓融为一体,如何与普通士兵一样过着艰苦生活。他们住窑洞,穿补丁衣服,却在思考天下百姓的翻身解放。为革命牺牲66位亲人的徐海东,为革命牺牲6位亲人的毛泽东,都令人深深感动。无论革命多么艰苦,遭遇多么大的挫折和牺牲,共产党人那种对革命坚定不移的意志和情怀,极大感染和影响着斯诺。因此在了解无数感人的故事之后,他认为这是一个有理想、有信仰的党,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将会属于这样的共产党人。

四个月的陕北之行,埃德加·斯诺写下了《红星照耀中国》这部书,并通过这部书把中国共产党、红军、毛泽东和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告诉了全中国,告诉了全世界。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时下众多献礼剧中,湖南卫视播出的《红星照耀中国》最为独特。不仅因为它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讲述中国革命,历史切入点有新意,更在于它拍出了主旋律剧少有的青春感和大众共鸣,情节紧凑又不失趣味。

知来路,识归途。正在湖南卫视热播的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用国际视野呈现近代中国,解密了中国革命史,也用创新手法让“高大上”的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变得“亲和有味”,走进了年轻人的心。

寻找中国共产党必胜的密码

为什么红星能够照耀中国?为什么国民党从强盛一步步走向衰落?为什么共产党能以星星之火创造燎原之势?这些问题通过埃德加·斯诺第三方的客观探访,一一得到了解答。《红星照耀中国》是一部客观讲述中国革命历史进程的献礼红剧,也可以说是一部回答历史疑问,刷新世界认知的解密剧。在历史变革的巨大洪流中,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和见证者,而历史也在遵循它的规律稳步前行。埃德加·斯诺亲身经历的故事告诉了我们,未知的世界充满了诱惑又充满欺骗,没有亲身体验和探访不足以谈远方。

为什么红星能够照耀中国?为什么国民党从强盛一步步走向衰落?为什么共产党能以星星之火创造燎原之势?这些问题通过埃德加·斯诺第三方的客观探访,一一得到了解答。《红星照耀中国》是一部客观讲述中国革命历史进程的献礼红剧,也可以说是一部回答历史疑问,刷新世界认知的解密剧。在历史变革的巨大洪流中,每个人都是参与者和见证者,而历史也在遵循它的规律稳步前行。埃德加·斯诺亲身经历的故事告诉了我们,未知的世界充满了诱惑又充满欺骗,没有亲身体验和探访不足以谈远方。

外国人眼里的中国什么样?马可·波罗迷恋的神秘东方国度在哪儿?近代中国经历了怎样的动荡与巨变?谁能拯救内忧外患中的中国?这些有趣且有深意的国际问题赋予了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独有的“解密”色彩。最重要的是,外国人的视角,第三方的中立立场有力规避了认知之疑,成就了一个国家公正、公开、自信、客观的历史呈现。剧中,埃德加·斯诺对中国的认识经历了从陌生到熟悉再到眷恋的过程,对中国共产党和“红色巨人”毛泽东也从误解、怀疑转向叹服和支持。通过一个媒体人的东方之旅,《红星照耀中国》以小见大地向全世界揭秘了为什么红星能够照耀中国?为什么国民党从强盛一步步走向衰落?为什么共产党能从小到大,一步步走向胜利、走向辉煌?通过《红星照耀中国》,毛泽东、共产党、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被介绍到了全世界。国际上诸多误解、猜疑甚至意识形态领域的仇视与难以言说的国家大话题,都在这部电视剧中得到了解答——中国是不甘屈辱与压迫、爱好和平的国家,中华民族的抗争、进取精神自古一脉相承。过去如此,现在如此,未来亦然。

1937年卢沟桥事变前夕,斯诺完成《红星照耀中国》的写作,于当年10月在伦敦公开出版。1938年2月,中译本《西行漫记》在上海出版。它深深打动了处于被压迫被奴役状态下的中国青年和普通群众,从而在中国大地掀起向往延安和奔向延安的澎湃浪潮。

如果说“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当年的中国之行是一次感受未知的探秘之旅,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则用镜头语言让这个美国青年的东方之行放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洪流中,一次次去体验、去感受,一次次刷新了他和世界对中国的认知。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中,埃德加·斯诺这个梦想去东方冒险的美国穷小子,混上了驶向中国的轮船。四个月的陕北之行,埃德加·斯诺写下了《红星照耀中国》这部书,并通过这部书把中国共产党、红军、毛泽东和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告诉了全中国,告诉了全世界。《红星照耀中国》是一部客观讲述中国革命历史进程的献礼红剧,也可以说是一部回答历史疑问,刷新世界认知的解密剧。

寻秘远方、探索未知是人类共有的追求。如果说“记者之王”埃德加·斯诺当年的中国之行是一次感受未知的探秘之旅,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则用镜头语言让这个美国青年的东方之行放在共产党领导下的革命洪流中,一次次去体验、去感受,一次次刷新了他和世界对中国的认知。

在众多表现中国革命史的影视剧中,《红星照耀中国》应该是第一部跳出国人思维,转而以国际视角审视和展现中国革命的“大视野之作”。这种国际属性在当年一部奇书里就已显现。埃德加·斯诺所著的《西行漫记》当年流行美国,让全世界对中国这个神秘东方国度充满了好奇与想象。她标志着西方对中国的了解进入一个新时代,成为了早期美国人对中国人印象的主要来源。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则是以镜头语言让曾经的“东方宝典”由静态文字变成动态化的视觉影像故事,让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中国“巨变”在一个外国记者的观察体会中娓娓道出,清晰可见。

——评新中国70华诞献礼电影《红星照耀中国》

今年是长征胜利80周年,时下众多献礼剧中,湖南卫视播出的《红星照耀中国》最为独特。不仅因为它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讲述中国革命,历史切入点有新意,更在于它拍出了主旋律剧少有的青春感和大众共鸣,情节紧凑又不失趣味。

四个月的陕北之行,埃德加·斯诺写下了《红星照耀中国》这部书,并通过这部书把中国共产党、红军、毛泽东和两万五千里长征的故事,告诉了全中国,告诉了全世界。

以小见大、以人影响人、以故事说历史,《红星照耀中国》多维度延展了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的表达空间,让一个包罗万象,极其复杂、厚重的近代中国大历史得到了客观且生活化的展现。而这些看似国家化、革命性的内容也和当下话题巧妙对接,造就了革命历史题材电视剧里罕见的青年共鸣感,极具现实意义。比如青年埃德加·斯诺的东方之旅其实是发现未知世界的探秘之旅,神秘的中国是他向往的“诗”与“远方”。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斯诺的冒险经历何尝不是当下年轻人“在路上”的理想?同样,深入了解一个事物,不是道听途说,最好的方式是走进它,亲身体会它。埃德加·斯诺对毛泽东以及中国前途命运的认识转变,也正是当下年轻人普遍存在的“从错到对”、从肤浅到深入的认知过程。而剧中埃德加·斯诺梦想的演变、友情的破裂、爱情的甜蜜与痛苦更能让广大年轻观众感同深受。

此外,这部作品在叙事方式上也独具风格。导演王冀邢曾因执导电影《焦裕禄》而颇受赞誉,他在《红星照耀中国》中用写实与写意相结合的方法,展现鲜明的政治立场和强烈的思想倾向。电影开头运用梦幻手法,表现进入红区以前看到的百姓苦难和中国社会现状,从而与此后在延安看到的人民欢快的精神面貌形成比照,以衬托两个政党领导下迥然相异的状况。最后一场戏,斯诺的英灵在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前与毛泽东相遇,两人拾级而上,仰视毛泽东亲拟的碑文情景,完全是一种写意的创作,抒发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政治理想和对千千万万先烈的深情缅怀,为整部作品增添了极强的诗意和韵味。

电视剧《红星照耀中国》中,埃德加·斯诺这个梦想去东方冒险的美国穷小子,混上了驶向中国的轮船。在他眼里,中国是他幻想中马可波罗笔下的神秘东方国度,是他“诗意的远方”。所以当他历经逃票,为了一块牛排当骗子被揭穿的海上囧途,狼狈地到达上海后,他对中国的感觉就如同一个孩子,对一切都充满新鲜与好奇。这是任何年轻人都曾有过的旅行体验。埃德加·斯诺大喊:“中国,我来了”,激动兴奋的背后,他对这个东方国家的探秘才刚刚开始。

在私家学校里学习中文,埃德加·斯诺接触到了地下党和大量进步青年,这些人和华盛顿·吴、贾黄堤很不一样。随后他又见到了鲁迅、宋庆龄等左翼大人物,对中国共产党越来越好奇,想要冒险前往苏区,采访毛泽东。正是这一次冒险,埃德加·斯诺成了第一个走进陕北的记者。中国该何去何从?谁是拯救中国的那个人?这些宏大却现实的问题激发了埃德加·斯诺的求知欲。通过亲耳听毛泽东对他讲的一个个长征故事,埃德加·斯诺对这一支刚刚走过炮火硝烟,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爬雪山过草地,经过艰难困苦北上抗日走到陕北的红军队伍肃然起敬。而毛泽东对中国透彻的研究和对当前世界政治的惊人预见,更让他有了全新的认识。

电影《红星照耀中国》用讲述历史的方式,通过一个外国记者手中之笔,探求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为什么会必然胜利的密码。这不仅有助于我们理解历史,也有助于我们认识当下。一个一心为人民、有伟大理想的政党,无论遇到多么大的艰难险阻,最终都一定能取得胜利。炮火连天的战争年代我们无所畏惧,今天西方敌对势力千方百计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背景下,我们更能沉着应对,取得最后的胜利。这就是《红星照耀中国》极其强烈的现实意义。

社会是多面的,人和世界的联系是个不断调整认知的过程。埃德加·斯诺起初在上海一家英文报纸做小记者兼拉广告,目睹了中国社会的不公与混乱,同时受到好友华盛顿·吴和贾黄堤的影响,觉得蒋介石才是唯一能带领中国走出泥潭的领袖。他写的赞美蒋介石的文章被国民政府看中,孙科特批一个旅行计划,让他走访中国各地,宣传国民政府的形象。可是一路上,埃德加·斯诺除了看到日本人的霸道暴行,还看到了国民政府的腐败无能,他心中升起巨大的疑问,开始挑战固有观念,这也是全剧的转折点。

电影《红星照耀中国》严格遵守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作品中凡是对党和军队领导人的接触采访内容,哪怕只有几句对话,都严格尊重历史,做到有据可查、有史可依。比如,在奔赴延安以前,斯诺曾面见鲁迅、宋庆龄,采访过当时在上海的中国共产党高层领导,他们之间有过十分重要的谈话,后来都载入中国革命史。艺术家李雪健非常真实地再现了当时的场景,把晚年鲁迅的神态表现得出神入化。彼时的鲁迅已经处于生命的尾声,一字一顿对斯诺讲的话,表现了对延安、对红军的无比敬仰之情:“那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这段话出自《答托洛斯基派的信》。这样忠于历史的表现,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在私家学校里学习中文,埃德加·斯诺接触到了地下党和大量进步青年,这些人和华盛顿·吴、贾黄堤很不一样。随后他又见到了鲁迅、宋庆龄等左翼大人物,对中国共产党越来越好奇,想要冒险前往苏区,采访毛泽东。正是这一次冒险,埃德加·斯诺成了第一个走进陕北的记者。中国该何去何从?谁是拯救中国的那个人?这些宏大却现实的问题激发了埃德加·斯诺的求知欲。通过亲耳听毛泽东对他讲的一个个长征故事,埃德加·斯诺对这一支刚刚走过炮火硝烟,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爬雪山过草地,经过艰难困苦北上抗日走到陕北的红军队伍肃然起敬。而毛泽东对中国透彻的研究和对当前世界政治的惊人预见,更让他有了全新的认识。

作为一部历史题材故事片,《红星照耀中国》讲述的是1936年6月至10月,为寻找“东方魔力”的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怀着强烈的好奇心冲破国民党层层阻力,冒险到了陕北小镇保安,采访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徐海东等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以及红军战士、苏区百姓的精彩故事。斯诺亲眼见证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的风采,认定只有他们才是中国的未来和希望。这次采访,他写出大量见闻录,第一次把中国革命介绍给全世界,并由此发出“红星照耀中国”的响亮预言。

宣传推广什么?当然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红军。要让世界看一看共产党领导的红军是不是红胡子红头发实行“共产共妻”的“赤匪”,要让世界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主张。这部作品用极其真实的史料叙述了斯诺到陕北的历史过程。其行程是宋庆龄安排的,但这一切都源于毛泽东和周恩来的精心策划和周密部署,是毛泽东与宋庆龄达成的一次具有极高战略意义的默契配合,是一次改变中国命运的“宣传运作”。所以,斯诺在中国革命历史上被称为一只“报春的燕子”,足见他将红色中国介绍给世界的巨大意义。中国共产党及中国红军自成立以来的历史经验教训表明,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必须放在世界这个大背景下,必须获得国际力量的声援和支持,才可能加快革命成功的步伐。用新闻的力量、文化的力量宣传中国共产党和红军形象,是一次非常成功的宣传策划。

■陈先义

电影《红星照耀中国》海报。

30多年前,我采访著名作家刘白羽,问他当年为何放弃不错的生活条件,一定要冒着生命危险奔向延安。刘老回答:“原因当然是关心国家命运。其实说具体一点,就是因为一本书的鼓舞和激励。”说着他把美国著名记者埃德加·斯诺最早版本的《西行漫记》从书架上取下来,“当年就是读了这样一本书,它告诉我中国的希望在延安。我是揣着这本书为寻找革命的希望到延安的。”

图片 1

的确,这本介绍中国革命和中国共产党的书不仅影响了刘白羽,对当时中国一代青年都产生了巨大影响。许多的青年,当年就是受这样一本外国人写的书所激励奔向延安。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作为对共和国70华诞的献礼作品,电影《红星照耀中国》以逼真的艺术画面生动再现20世纪30年代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在宋庆龄的安排下去陕北采访的历史过程。这部作品用一个美国记者的视角来看待和理解中国革命,可以说是一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形象生动的教材。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官方app发布于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星照耀中国,寻找中国共产党必胜的密码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