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苗乡侗寨寻找法官与当事人的,黔东南州民族语文的保护与利用

2019-11-22 作者:概况   |   浏览(65)

5.黔东南广播电视台开设苗侗语频道。广播电视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媒体,广播电视业的快速发展为传播少数民族文化提供了新的机遇。黔东南人民广播电台、凯里市人民广播电台、黄平县电视台相继成功开通了“苗语新闻节目”、“侗语新闻节目”,得到了观众认可。建议黔东南广播电视台在此基础上开设苗语、侗语电视频道,制作、播放少数民族题材的节目,既可能满足少数民族精神文化需求,也能体现黔东南州多民族语言共存的和谐社会氛围。

特别是,运筹高校培养定向招录的长效机制。招录有少数民族语言基础的青年,到高校学习民族语言、外语和法律知识,然后回基层法院工作。

执行日期:1991-3-4

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不仅是少数民族日常生产生活中重要的交际工具,而且是民族文化的载体,是民族情感的纽带,是国家宝贵的资源。加强黔东南州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保护与利用,对传承民族文化、维护民族团结、发展民族旅游业都具有重要的意义。本文分析了当前黔东南州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保护与利用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并针对性地提出了一些对策建议。

其四,为新时期黔东南司法工作创新找到了突破口。几千年来,黔东南民间有着较好的传统乡村治理架构,推动了各民族和谐发展。我们一直注重向脚下土地挖宝藏,发掘寨老族老的“乡绅资源”,请其教法官民族语言,帮法庭调解纠纷,作用异乎寻常地好。

自治州自治机关加强对蒙古族藏族语文业余创作者等文化人才的培训。

二、对策建议

黔东南州拥有33个民族,少数民族居民占82%。近五年,随着经济建设的发展,群众法律意识提高,诉讼日益增多,全州法院年均受理案件增长三成以上。而许多少数民族同胞不懂客家话,使诉讼活动产生了不少障碍。再者,因对外开放和“旅游活州”战略纵深推进,前来旅游及工作的外籍人士增多,涉外诉讼不时出现。

第十九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加强蒙古族藏族语文翻译工作,重视培养专职翻译人员。

2.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立法工作滞后。虽然国家的法律法规有“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的规定,但是,要把工作落到实处,还需出台具体的实施条例。目前,我国已经出台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实施条例的少数民族自治州有11个,已经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实施条例列入人大立法规划、并已向社会征求意见的自治州有3个。而黔东南州目前还没有启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立法工作,与其他自治州相比有些滞后。

陆居超:没有共同语言,法官和当事人只能各说各话。

2、根据有关法律、政策和本条例,制定使用和发展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的实施方案和具体措施。

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境内居住着33个民族。2015年底,黔东南州有常住人口348.54万人,户籍人口473.54万人,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80.2%,其中苗族人口占42.7%,侗族人口占29.9%。目前,世居黔东南州的9个少数民族中,除土家族、仫佬族转用汉语外,苗族、侗族、水族、布依族、畲族、壮族、瑶族等7个民族、约240万人仍使用本民族语言。

法周刊:看来效果不错。但尚有缺憾吗,如果有打算怎样克服?

1、宣传、贯彻执行党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检查督促法律、法规中有关民族语言文字的规定和本条例的实施。

4.开展少数民族语言文字进机关活动。一是在州县机关事业单位开展“唱苗歌侗歌,学苗语侗语”活动,以此达到学苗语、侗语的目的。二是要求民族、文化、旅游等工作部门将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特别是苗族、侗族语言文字撰写或整理的经典作品列入干部职工集中学习的内容。三是要求拟任少数民族聚居乡镇党委政府主要领导进行当地主体少数民族语言测试。受打工潮的影响,在少数民族聚居的农村,留守的几乎都是老弱病残,多数不会讲汉语。乡镇干部进村入户开展工作,与村民进行交流时,如果还需别人进行翻译,容易造成干群心理隔阂,影响工作效果。2014年以来,台江县南宫乡、雷山县达地水族乡等少数民族聚居的乡镇在事业单位工作人员招考中要求增加苗语、水语测试。这是一种很好的招考方式,建议继续推广。

陆居超:目前,全州储备了一批优秀的“三语”审判人才,奠定了创新“三语”审判的基础。

第十四条 州内同少数民族群众接触较多的国家机关和服务行业,必须配备在一定业务范围内能够掌握蒙古、藏、汉三种用语或者两种用语的工作人员。

3.加大市面牌匾苗、侗、汉三种文字并用工作力度。建议将黔东南州内机关事业单位名称牌匾苗、侗、汉三种文字并用工作纳入自治州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和机关目标绩效考核的内容。名称牌匾不采用苗、侗、汉三种文字的单位不得参加黔东南州民族团结进步的评选,并且在机关目标绩效考核中扣分,具体办法由黔东南州民宗委和黔东南州目标办制定。市面商店、酒店、旅游景点等牌匾也使用苗、侗、汉三种文字,具体管理办法由黔东南州民宗委、黔东南州工商局、黔东南州旅发委制定。

现实倒逼催生课题

第六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下发的重要文件,根据受文对象同时或者分别使用蒙古、藏、汉三种文字;州内各级机关、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的公章、门牌、证件、门徽、标语、会标、商标、宣传栏以及州境内的车站、机场、主要街道的名称标志,可视不同地区,分别使用蒙古、藏、汉三种文字。

1.了解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政策的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不多。上世纪50年代,党和政府组织人员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情况进行了全面调查,其目的是帮助有语言无文字或有文字但不完备、不通用的民族创制、改进或改革文字。从中央到地方都建立了民族语文工作机构和研究机构,培养民族语文专门人才,为推进少数民族语文在各个领域运用,对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和发展也给予了相应的政策保障。1956年和1958年创制苗文、侗文后,黔东南州用苗文、侗文整理出版了一系列成果,如《苗族古歌古词》、《苗族古歌》、《侗族大歌》、《珠郎娘美》等。尽管如此,在当地机关事业单位干部职工中,经常听到“苗族、侗族没有文字”的说法,更不用说了解民族语文相关政策、学习研究这些民族语文了。

在民族文化丰裕的乡镇设立特色法庭,以点带面。榕江、黎平、从江、雷山、剑河等县,纷纷建立起具有自己特色的“民歌法庭”。老百姓相信“唱歌比大白话更管用”,法庭调解时就请来民间歌手,款款唱起民歌,讲起方言俚语,将大道理融入歌声中,将法律融入地方话,促成当事人和解。

第一章 总则

1.加快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立法工作。从加强黔东南州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保护的角度,建议抓紧研究,尽快将《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条例》列入州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争取早日出台。

法周刊:为保证效果,采取了哪些培训方式?

第五章 奖励和处罚

2.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机构建设。建议黔东南州民宗委恢复民族语文指导科,配备熟悉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的人员。尽管凯里学院、黔东南州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被贵州省民宗委命名为“省级民汉双语服务基地”,但是凯里学院苗、侗语文教师不够,师资力量还需进一步加强;黔东南州民族语电影译制中心属于企业,处境比较艰难,建议政府进行扶持。

与这“两增”相对应的,却是“两减”。由于退休等原因,民族法官逐年减少。如苗族占92%的雷山县,近十年来民族法官锐减了24%。新进人员多数不懂苗话侗话,影响了与当事人沟通。

生效日期:1900-1-1

3.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工作指导机构缺失。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黔东南州民宗委(机构名称变更多次,为方便叙述,本文用现名称)曾经设有“民族语文指导科”,并配备了5名苗、侗语言文字专职干部,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并且取得了较好的成绩。但是,进入21世纪后,由于机构改革等原因,其内设的“民族语文指导科”被撤销。

贵州省黔东南州是全国苗族侗族人口最集中的地区,生态优美,民族文化古朴浓郁、千姿百态,传统乡村治理别具特色。

第二十二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对使用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从事社交活动,尤其是在联系群众方面,取得显著成绩者给予奖励。

一、主要问题

创新三语审判模式

第五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在政治、经济、教育、科学文化、卫生、新闻等领域中,加强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使用工作。

4.州直机关事业单位名称牌匾使用苗、侗、汉三种文字的示范作用不够。经调查,目前,黔东南州州直机关和事业单位中,单位名称牌匾使用苗、侗、汉三种文字的只有黔东南州人大常委会、黔东南州人民政府、黔东南州政协、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黔东南州司法局、黔东南州民宗委、黔东南州水务局、黔东南州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等8个。

陆居超:难度不小啊。以学苗语为例,天下苗族1200万人,黔东南就占200来万,雷山县的苗族支系就有9个,为世界之最。在好多地方,这山与那山,甚至山顶与山脚,苗话都不一样,彼此之间难以听懂。

第十六条 自治州的各级人民法院和人民检察院,在检察和审理案件时,应当使用诉讼参与人通晓的语言文字。法律文书应当根据实际需要,使用州内通用的一种或者两种文字。

陆居超:主要有:观看专家等关于少数民族工作的视频讲座;邀请当地少数民族社会贤达、有研究成果的民族专家授课;岗位练兵与集中培训结合等。

委员会和办公室的职责是:

培训主要内容为:少数民族语言,特别是苗语、侗语;民族文化及习俗;民间的纠纷调解技巧,外语及相关方言俚语等等。

第二十三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对使用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从事教学、科研有突出贡献者和从事著作、翻译取得显著成绩者以及学习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成绩突出的汉族和其他民族的干部职工予以奖励。

其二,有利于推进少数民族地区民主法制建设。通过巡回审理,把法庭搬到百姓家门口,用当地语言以案释法,法律变得温润而鲜活,不再是冷冰冰的了。

第二章 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管理机构

同时,借助“外脑”长知识,请来美籍教师,为法官办英语培训班。并与城区中学建立“知识互换协作关系”,即学校派教师到法院教外语,法院派骨干到学校上法制课。

第十八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按照国家规定对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者,进行业务考核、晋级和职称评定等工作,充分调动他们的积极性。

法周刊:为这“四个需要”,有了“三语工程”。实施起来难不难?

第二十六条 本条例由自治州人大常委会负责解释。

诉讼服务中心是法院的窗口。我们专门选配了法律知识丰富、通晓“三语”的法官作接待和立案,开展“三语”窗口建设,提升服务少数民族和外籍当事人的能力。

第十七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有计划地选送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者到州外高等院校和研究部门进修深造,更新、提高他们的知识和业务素质。

法周刊:审判实践中,这种挑战有哪些体现?

自治州民族歌舞团的演出,坚持以蒙古族藏族语言为主。

所以我们认为,打造“三语法官工程”,是适应了“四个需要”,即更好保障少数民族同胞行使诉讼权利的需要,提高法官庭审驾驭能力和审判质效的需要,基层法庭服务乡村群众的需要,以优良司法产品助推对外开放的需要。

发文标题: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条例

法周刊:就我所知,黔东南“三语法官工程”在全国都是很有创意的。借用“因地制宜”这句老话,请问你们是怎样看待脚下这块“地”,才采取这种“宜”的?

州内的民族师范和其它中等专业学校的蒙古族、藏族班分别使用本民族文字的教材,用本民族语言文字授课,也可以使用汉语文授课;蒙古族藏族的中小学教学,用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授课,同时加设汉语文课。

法周刊:这一来,“三语法官”培养工作量就大了。

自治州充实民族学校的蒙古族藏族图书的储藏种类和范围。

多管齐铸长效机制

6、负责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翻译工作,审核公章、牌匾、商品名称等的译文。

陆居超:其一,“三语法官工程”有利于破解农村纠纷案件难调的困局。不少群众说:“法官用我们的苗话来打交道,不再高高在上,让我们两家人变成一家人了。”

第八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教育和鼓励各民族干部职工互相学习语言文字。蒙古族、藏族的干部职工在学习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同时,要学习使用全国通用的普通话和汉文。汉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的干部职工,也要学习和使用蒙古族或者藏族的语言文字。

雷山县法院永乐法庭,为一起山林纠纷多次进村调解,好不容易促使苗族当事人达成了调解协议。但取调解书时,承办法官不在庭里,当事人不确定调解书的内容,不肯签收。书记员不懂苗语,反复用汉语解说,反而让当事人心生戒备,打算反悔。正好承办法官办案归来,用苗语与当事人沟通,人家才放心地签收了调解书。

第十三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鼓励蒙古族藏族科技人员,使用本民族语文从事应用科学和基础科学的研究,撰写科研论文。

同时,能较熟练运用外语的法官减少,一些外语好的青年被选拔外调,不少中年法官的外语早已“还给了老师”。

第九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和州境内的企事业单位在招工、招干、招生、技术考核、晋级、职称评定时,应该根据应考者的情况,分别使用蒙古、藏、汉三种语言文字进行,应考者可以任选其中的一种语言文字。

陆居超:可以说是:现实倒逼,催生课题。

第二十一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对模范地执行本条例的单位和个人,予以奖励;对违反本条例的单位和个人,视其情节,分别给予批评教育或者处罚。

法周刊:通晓语言,熟悉民族风俗习惯,再运用于审判实践。这是“三语法官”建设的三部曲。实践中运用的情况如何?

第一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和《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自治条例》的有关规定,结合自治州蒙古、藏语文工作实际,制定本条例。

这类事在黔东南很多。由于语言不通,一个简单的送达程序都很难走完,更别说案件审理了。

5、组织和管理蒙古族藏族语文的研究、推广工作和学术交流,组织蒙古族藏族语文专业人员的培训工作。

澳门新葡亰 官方app,陆居超:是的。州县两级共投入300多万元,已初步建立了5个基地。雷山县以西江法庭为中心,打造黔东南苗语法官培训中心。黎平县以肇兴、榕江县以寨蒿为依托,建立侗语法官培训中心。在苗族人口最多的黄平县,4个基层法庭每个庭都有一两名苗族干警。剑河县以柳川法庭为试点,综合配备4名新老干警,通过岗位练兵等强化培训。接下来,中院党组准备再拓展增加几个基地。

4、协调有关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部门之间的业务关系。

对基层法庭,确保一个庭至少配置一名“三语法官”。在非法庭所在地的乡镇设巡回审判接待站、在行政村设巡回审判联系点时,聘请当地寨老为调解员、普法宣传员和联络员,将法律送到村民家中。

第二十五条 本条例的具体实施办法,由自治州人民政府规定。

其三,有利于提升司法公信力和群众满意度。增强了法官做好少数民族群众和外籍当事人工作的司法能力,拉近距离增进信任,让审判工作更具亲和力、公信力。

第二十四条 本条例经自治州人民代表大会通过,报青海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后施行。

但“三语法官工程”发展还不够平衡,资源优势发掘不够充分。更好地借鉴先人智慧,吸纳传统乡村治理元素,用活用足乡绅资源,是我们下一步着力的方向。任务更艰巨,但前景更可观。

第四章 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队伍的建设和管理

访谈对象:贵州省黔东南州中级人民法院政治部主任 陆居超

第三章 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学习和使用

为更好地保障少数民族群众行使诉讼权利,审理好涉外纠纷等案件,州中级法院2012年开始探索“三语法官工程”建设,培养精通汉语、通晓外语、懂得少数民族语言的法官。目前全州法院1027名干警中,能较熟练掌握“三语”的已达210余名。

第七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有计划、有步骤地组织蒙古族藏族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提高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能力。

欢迎官网下载首页,法官;黔东南;当事人;苗乡侗寨;语法

第二十条 自治州的各级人民政府应当保证开展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工作的所需经费,积极支持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使用和发展。

对话背景

第二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坚持各民族语言文字平等原则,保障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

贵州省黔东南州是全国苗族侗族人口最集中的地区,生态优美,民族文化古朴浓郁、千姿百态,传统乡村治理别具特色。

3、检查督促本州各级国家机关、社会团体和企事业单位对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学习和使用情况。

此外,实行新老法官“一对一”结对帮教传承机制。老法官教新干警学苗、侗语言和文字,新干警教老法官学外语,实现“一天学习一词、一周学说一句、一月听懂语意,一年交流无障”。

第三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以实行区域自治的民族的语言文字为主,通用蒙古、藏、汉三种语言文字;各县市乡镇视不同对象,同时或者分别使用蒙古、藏、汉三种语言文字。

发布日期:1991-3-4

少数民族职工较多的中小型企业、县一级的事业单位和少数民族聚居的乡,根据需要配备专职或者兼职的翻译人员。

第十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在蒙古族藏族的基础教育、职业技术教育和成人教育中,重视使用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教学工作。

第十二条 自治州自治机关重视办好蒙古文藏文报刊的出版工作和图书发行工作,发展蒙古族藏族语种的广播、电视事业,重视蒙古族藏族语文电影、电视片的引进和译制工作。

州内各级党政机关的副县级以上汉族干部,应当在任职的二、三年内,基本学会同蒙古族或者藏族群众的普通会话。

第六章 附则

第十五条 自治州的各级国家机关在接待蒙古族藏族公民来信来访时,应当使用来信来访者通晓的语言文字。

发文单位: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人大常委会

第四条 自治州人民政府设立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委员会,管理全州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工作。县、市人民政府设蒙古族、或者藏族、或者蒙古族藏族语文工作办公室。

第十一条 自治州发展蒙古族藏族语言文字的函授、广播、电视教育。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官方app发布于概况,转载请注明出处:在苗乡侗寨寻找法官与当事人的,黔东南州民族语文的保护与利用

关键词: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