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禧太后生活中宽容待人一面是什么样的,慈禧太后生活淫乱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2019-11-24 作者:新蒲京-解密历史   |   浏览(149)

慈禧太后(1835~1908年),叶赫那拉氏,满洲正黄旗人,安徽宁池广太道惠征之女。咸丰元年(1851年)入宫,封懿贵人,六年生子载淳(同治帝),进懿贵妃。同治即位后,与恭亲王等密谋杀肃顺,垂帘听政。光绪即位后,仍听政。光绪亲政后,因无实权,发动戊戌政变,被其挫败,将光绪囚于宫中。光绪二十一年,光绪卒,次日,慈禧亦卒。葬于东陵。

慈禧太后对中国的影响

1、善于写小楷字的缪氏

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然怡情于翰墨,学画花卉,又学写书法,常写福寿等字赐嬖幸大臣,但自己的字写得不太好,就想找个代笔的妇人,于是降旨各省督抚留心寻觅,四川有官眷缪氏,其夫在蜀地做官死在任上,缪氏工花鸟,会弹琴,小楷字写得楚楚清秀,于是被送入京里,慈禧召见面试后大喜,让她随在左右,朝夕不离,并免其跪拜,月俸二百金,又为她的儿子捐内阁中书职位。

缪氏有时也做应酬笔墨卖于厂肆,其书画颇有风韵,自是之后,凡大臣家有慈禧所赏的花卉扇轴等物,都出自缪氏的手笔。

慈禧六十大寿的前几天,她忽然问缪氏:“满洲妇女的婚妆,你也见过了;我却没见过你们汉女结婚时穿的是什么?”缪氏说:“是凤冠霞帔。”慈禧说:“庆祝那天,你要穿凤冠霞帔做我的陪宾。”

第二天缪氏买了凤冠霞帔穿上,慈禧大笑不可抑止,说像戏剧中的某人,到了慈禧大寿那天,众满族妇女入宫,看见缪氏的服装无不大笑失声,慈禧当天十分高兴,而缪氏被束缚在凤冠霞帔里整整站了一天,苦不堪言,估计她下辈子再也不想穿什么倒霉的凤冠霞帔了。

欢迎官网下载首页 1

北京琉璃厂有个叫张春圃的琴师,以为人弹琴糊口,他为人戆直且朴野,琴技出神入化,在士大夫中口碑极好,慈禧闲来无事想学琴,听到张春圃的名声,就把他召入宫里弹琴,据说弹琴的地方在寝殿的西厢房,正屋有七大间,慈禧坐在最西边一间,距离西厢房很近,张春圃在宣召时就与太监约好,不能跪着弹,必须坐着才可以弹好,太监一口许诺,所以不让他对着慈禧的面。

西厢房摆着七八具琴,都是金弦玉轴,极其华贵,张春圃试弹都不合节拍,接着听到慈禧说:“可将我平日所用的琴取来让他弹。”太监奉命取来给张春圃,张春圃一落指,觉得声音十分清越,连声称赞:“好琴好琴。”

张春圃弹了一首,稍作休息,忽然见有几个穿乳母衣服的人携一个十岁左右的幼童过来,衣服极华美,幼童见了琴就用手指玩,张春圃阻止说:“这是老佛爷的东西,动不得。”幼童瞪目看着他,旁边一个妇女即责备张春圃:“你知他是谁,老佛爷事事都依他,你敢拦他,你不打算要脑袋了!”张春圃不再说话。

这天张春圃出宫后,后来慈禧又宣召,他宁死也不敢去了,张春圃为人狷介有志节,因为贫穷在厂肆为佣,而其琴法驰名于公卿间,慈禧那天曾命太监传语说:“你好好用心供奉,将来为你纳一官,在内务府差遣,不怕不富贵。”但张春圃自见那个幼童后,绝迹不入宫,同辈问他,张春圃说:“此等龌龊富贵,我不羡慕。”

欢迎官网下载首页 2

澳门新葡亰 官方app ,肃王听说张春圃的名声,召他至府邸弹琴,给他月俸三十金,早来晚归习以为常,张春圃觉得束缚不自由,欲摆脱却没有好办法,一天黄昏下雨,肃王说:“你别回去了,就住在这里罢。”张春圃不肯,肃王再三挽留,张春圃说:“肆主不知我在此留宿,还以为我嫖娼呢。”肃王大怒,将他驱逐出去,再也没有召他进府,张春圃欣欣然以为得计。

有一个世家小姐曾请张春圃教琴,张春圃午后来,弹完一曲就走,连一口水都不沾唇,后来张春圃因狷介而贫困死。

欢迎官网下载首页 ,其实晚清容纳了许多特立独行的奇人,张春圃并不因为不奉慈禧太后诏谕或惹怒肃王而招来杀身之祸,搁到别的朝代是不可想象的。

慈禧太后执晚清政权五十年,其间发生的许多大事可谓路人皆知,慈禧在我们的印象中不外一个卖国者、阴谋家,狠毒而冰冷。但作为一个凡人来说,慈禧也有她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有与平常人一样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不可思议。

北京琉璃厂有个叫张春圃的琴师,以为人弹琴糊口。他为人戆直且朴野,琴技出神入化,在士大夫中口碑极好。慈禧闲来无事想学琴,听到张春圃的名声,就把他召入宫里弹琴。据说弹琴的地方在寝殿的西厢房,正屋有七大间,慈禧坐在最西边一间,距离西厢房很近。张春圃在宣召时就与太监约好,不能跪着弹,必须坐着才可以弹好,太监一口许诺,所以不让他对着慈禧的面。

西厢房摆着七八具琴,都是金弦玉轴,极其华贵,张春圃试弹都不合节拍。接着听到慈禧说:“可将我平日所用的琴取来让他弹。”太监奉命取来给张春圃。张春圃一落指,觉得声音十分清越,连声称赞:“好琴好琴。”张春圃弹了一首,稍作休息。忽然见有几个穿乳母衣服的人携一个十岁左右的幼童过来,衣服极华美。幼童见了琴就用手指玩。张春圃阻止说:“这是老佛爷的东西,动不得。”幼童瞪目看着他。旁边一个妇女即责备张春圃:“你知他是谁,老佛爷事事都依他,你敢拦他,你不打算要脑袋了!”张春圃不再说话。

这天张春圃出宫后,后来慈禧又宣召,他宁死也不敢去了。张春圃为人狷介有志节,因为贫穷在厂肆为佣,而其琴法驰名于公卿间。慈禧那天曾命太监传语说:“你好好用心供奉,将来为你纳一官,在内务府差遣,不怕不富贵。”但张春圃自见那个幼童后,绝迹不入宫。同辈问他,张春圃说:“此等龌龊富贵,我不羡慕。”

肃王听说张春圃的名声,召他至府邸弹琴,给他月俸三十金,早来晚归习以为常。

有一个世家小姐曾请张春圃教琴,张春圃午后来,弹完一曲就走,连一口水都不沾唇。后来张春圃因狷介而贫困死。

其实晚清容纳了许多特立独行的奇人,张春圃并不因为不奉慈禧诏或惹怒肃王而招来杀身之祸,搁到别的朝代是不可想象的。

光绪中叶以后,慈禧忽然怡情于翰墨,学画花卉,又学写书法,常写福寿等字赐嬖幸大臣。但自己的字写得不太好,就想找个代笔的妇人,于是降旨各省督抚留心寻觅。四川有官眷缪氏,其夫在蜀地做官死在任上。缪氏工花鸟,会弹琴,小楷字写得楚楚清秀,于是被送入京里。慈禧召见面试后大喜,让她随在左右,朝夕不离,并免其跪拜。月俸二百金,又为她的儿子捐内阁中书职位。缪氏有时也做应酬笔墨卖于厂肆,其书画颇有风韵。自是之后,凡大臣家有慈禧所赏的花卉扇轴等物,都出自缪氏的手笔。

慈禧六十大寿的前几天,她忽然问缪氏:“满洲妇女的婚妆,你也见过了;我却没见过你们汉女结婚时穿的是什么?”缪氏说:“是凤冠霞帔。”慈禧说:“庆祝那天,你要穿凤冠霞帔做我的陪宾。”第二天缪氏买了凤冠霞帔穿上,慈禧大笑不可抑止,说像戏剧中的某人。到了慈禧大寿那天,众满族妇女入宫,看见缪氏的服装无不大笑失声。慈禧当天十分高兴,而缪氏被束缚在凤冠霞帔里整整站了一天,苦不堪言。估计她下辈子再也不想穿什么倒霉的凤冠霞帔了。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 官方app发布于新蒲京-解密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慈禧太后生活中宽容待人一面是什么样的,慈禧太后生活淫乱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关键词: